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深度丨字节跳动,丢弃游戏幻想

时间:11-3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4

深度丨字节跳动,丢弃游戏幻想

“当你特别在乎结果的时候,很有可能会发挥得不好。比如我们在射箭,瞄准的是靶心,但如果你想着‘我要拿十环’的话,其实不容易发挥好。工作和生活中也是如此,当我们带着预期的时候,就会动作扭曲,容易搞复杂。”2021年3月,彼时的独角兽字节跳动手握头条、抖音两大王牌产品,并在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电商、游戏等多领域扩展,创始人张一鸣在9周年年会上的演讲主题却是“平常心”。时隔两年,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发展或许正契合了张一鸣当初的这番话。11月27日下午,字节跳动宣布,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对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资料图)持续多年大手笔投入,一夕之间突然叫停,这一消息不仅震惊朝夕光年的员工,更是令游戏行业咂舌。不过,从整个集团的角度来看,这或许并不意外。在2023年年初的字节跳动年会上,CEO梁汝波就曾提出,新一年的目标是“聚焦"和“务实”。对于主营业务信息平台与电商,要加强投入;对于游戏、教育、PICO等新兴业务,则“要有想象力,保持平常心”。事实上,不仅仅是字节跳动,大厂们几乎都在收缩战线。最近这一年,降本增效热度不减的同时,“聚焦主业”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一大关键词,外界和员工们对非核心业务裁撤早就见怪不怪,大厂们也不再避而不谈,对外说辞愈发熟练。从刚刚过去的三季报成绩单来看,整体业绩回暖明显,在“省省省”之下,多家大厂利润超预期,但降本动作丝毫未见停止。可以预见的是,随着2024年越走越近,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运营效率依旧是行业的一致目标。“反复讨论很久”的决策作为字节跳动曾经的六大业务板块之一,朝夕光年曾被寄予厚望。朝夕光年是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研发与发行业务品牌,成立于2019年,主攻中重度游戏,前身是字节跳动于2017年收购的时间管理工具产品“朝夕日历”的母公司。成立之初,字节跳动原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兼任朝夕光年负责人,2020年严授开始全面负责字节的游戏业务。对于朝夕光年战略的大收缩,据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对于该决策反复讨论了很久。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不可思议、毫无准备”是大多数朝夕光年员工听到被裁时的第一反应。“起初不敢相信,之后还是要接受事实,当下仍难过不已。”11月28日,加入朝夕光年一年有余的张图(化名)对记者无奈地表示,“实在过于突然,我没有想到最后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公司。”《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此次收缩波及的人数在700人左右,震荡主要集中在自主研发且未上线的游戏项目,同时发行线也有所收缩。此外,亦有消息称,这一轮调整的重点主要为在研项目,暂时不涉及《星球:重启》、《晶核》等线上产品,“在研项目也并不是全部撤销,UGC平台类与AIGC类被排除在外,仍留有部分保密项目。”(资料图)不过,上述说法并没有得到字节跳动方面的证实。11月28日,记者从一位朝夕光年团队成员处获得证实,该员工作为上线项目成员,目前仍在正常工作,尚未接到裁员通知。但对方婉拒了记者的进一步采访,“周末看到裁员还以为是假消息,虽然目前我没接到通知,不代表就是安全的。”上周末,“字节跳动朝夕光年在研项目或将全部解散”的消息轰动游戏圈。彼时,相关传闻称,字节跳动周日通知各个在研项目负责人项目解散,周一将向员工发布正式通知,并完成所有的解约合同签署,涉及员工将达到数百人。11月27日,一位自称是朝夕光年团队的员工在小红书上记录了这场火速裁员:上午,13楼天台被封。中午开会,leader确认裁员事实,等待hr拉会。下午已被拉入了各种腾讯招聘群,友商的各位hr已抵达战场,在公司楼下拉上横幅现场扫码加群。该员工进一步表示,经过翻盘,此次裁员和自己之前的判断完全不一致,“我以为基于现在现在项目的盈利,以及刚跑通和抖音的合作,不会这么快动手,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想的太狭窄,缺少战略眼光。心情很复杂,一切太快来不及规划。”收缩并非无迹可寻行业对朝夕光年大规模调整一片惊讶之余,字节跳动长达5年的游戏之路亦引发大量感慨。毕竟,当初进军游戏领域,字节跳动是花了大力气的。作为游戏行业“后来者”,字节跳动着手布局该领域始于2018年,分别在今日头条APP、抖音APP上线游戏账号,并上线游戏功能;同年,西瓜视频入局游戏直播。“进军游戏是字节跳动内容与商业化的必选项。”对于字节跳动布局游戏的缘由,国信证券曾发表观点称,字节跳动有较大比例广告收入来自于游戏行业,而腾讯又占据着国内移动游戏超过六成,无论是防止被扼住游戏广告、视频和直播的咽喉,还是补全内容品类、产业链延伸获得更多收益和稳定性,游戏行业都是必争之地。2019年1月,字节跳动正式成立游戏品牌朝夕光年。次年2月,字节跳动正式成立游戏部门,中重度游戏由严授负责,自建四地工作室,包括北京工作室(原完美世界高级总监王奎武负责/曾负责《神魔大陆》《武林外传》等项目)、杭州工作室(部分原盘古工作室人员)、上海工作室(收购原三七互娱子公司上海墨鹍)、深圳工作室(收购上禾网络,其负责人为原腾讯互娱乾坤游戏产品经理那拓),以朝夕光年为据点,同时收购深极智能等。休闲游戏由张利东负责,包括负责开发新游戏的巨量引擎、定位休闲游戏发行平台的Ohayoo、定位游戏社区的游小帮(内测)。2020年5月,方正证券曾在研报中总结到:作为新晋休闲游戏之王,字节跳动通过收购+挖角+自建组建超千人游戏团队,进行重度游戏多品类布局,目标打造高DAU的全民爆款。据相关媒体报道,从2019年朝夕光年成立到2022年,字节在游戏领域至少出手投资22笔,涉及19家公司,投资金额约300亿元,其中8起为100%的股权并购。其中,2021年可以称得上朝夕光年大举扩张的关键年。当年3月,朝夕光年花费40亿美元(约合260亿人民币)收购了知名游戏公司沐瞳科技,该公司旗下的代表作《无尽对决》在海外热度颇高,是全球(中国大陆除外)最受欢迎的MOBA类型手机游戏之一,与腾讯旗下《王者荣耀》有直接竞争关系。(资料图)同年4月,朝夕光年先后收购游戏公司有爱互娱以及手游发行商林子互娱,其中有爱互娱专注二次元RPG和策略品类手游研发商,旗下代表作有《放置少女》《红警OL》等。也是在这一年的11月,伴随着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调整,朝夕光年跻身6大业务板块之一(六大板块分别为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转折则发生在2022年。自这一年起,字节跳动开始了业务收缩与调整,“去肥增瘦”在公司规划中反复被提及,此前一路狂奔的游戏业务逐渐减速。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6月至9月初,朝夕光年陷入突如其来的大规模业务调整和项目裁撤。调整范围囊括朝夕光年旗下4个自研工作室,其中上海101工作室解散,已上线的代表作《花亦山心之月》仅保留40多人,合并到发行部门继续运营;至于北京绿洲工作室和杭州江南工作室都有项目裁撤,部分人员转岗至PICO、沐瞳和深圳的一个自研游戏项目。而就在11月初,字节跳动宣布虚拟现实业务PICO大规模裁员和转岗后,有关公司亦在寻求以不低于5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旗下游戏公司沐瞳科技的传闻喧嚣尘上。截至目前,字节跳动方面对此尚未作出公开回应。蔡淑敏/摄据凤凰网科技援引知情人士说法,包括张一鸣、梁汝波在内的高层一直对朝夕光年的业绩表现不满意,因为该部门开发的游戏一直难以留住玩家,也未能在全球推出一个爆款游戏。李系(化名)是一名女性向手游资深玩家,2021年底被朋友“安利”朝夕光年代理的女性向手游《灵猫传》,直到该游戏最终停服也没有“入坑”。“《灵猫传》刚发行的时候,国内女性向游戏发展已经较为成熟,同赛道、米哈游的《未定事件簿》、的《时空中的绘旅人》和《遇见逆水寒》等,我几乎都有涉猎。而《灵猫传》除了灵猫大陆和游戏内有大量猫的设定以外,游戏的故事和美术并没有太大特别力。”在李系看来,相比于同赛道其他游戏几乎都通过数值卡关、频繁地更新迭代、出售官方周边等经营策略有着较高的流水,《灵猫传》更新迭代的速度比较慢,玩家有大量时间的可以攒资源,不需要氪金推进度,“我曾一度疑惑过这个游戏靠什么赚钱?”根据朝夕光年方面最新的表态,未来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在游戏行业分析师张书乐看来,游戏并不是一个不大力出奇迹的东西,字节没有游戏研发的积累,所依靠的是买入。跟风是游戏行业最稳健的打法,但不会成为腾讯、、米哈游。腾讯在2009年就坐上国产游戏公司第一的宝座,直到《王者荣耀》出现成为爆款才被认为是大厂。字节虽然体量大,但没有创新度,仅仅靠砸钱,是很难出现真正意义上的爆款的。大厂裁撤收缩不停实际上,在互联网大厂中,裁撤团队、收缩业务仿佛已经是“家常便饭”,不只是字节跳动,腾讯、阿里、京东等巨头都在持续收缩。从2022年开始,降本增效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共识,最近两年里,不少曾经的明星品牌、流量企业跑路或倒闭,大厂们对业务裁撤和收缩也不再是避而不谈。经过了一年轰轰烈烈的降本增效后,2023年各家继续收缩战线,并重点强调“聚焦主业”。言外之意,非核心的业务,当断则断。腾讯与字节跳动在多个领域“明枪暗箭”,但对于“聚焦”,两大巨头形成共识。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在2022年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交流会上,马化腾表示,降本增效是腾讯持续的主旋律,2023年会继续。他称在做过很多尝试后,管理层对各个业务部门的情况认知更加清晰,希望核心业务团队更加聚焦,不要面面俱到什么都做。去年以来,腾讯就关停或下架了小鹅拼拼、企鹅电竞、腾讯看点、腾讯Wifi管家、QQ影音、搜狗地图、企鹅FM等一系列业务或产品,游戏更是“重灾区”,《QQ堂》《冒险岛2》《QQ连连看》《捕鱼来了》《妖精的尾巴:魔导少年》《街头篮球》《疾风之刃》《无限法则》《妖精的尾巴:力量觉醒》等游戏接连被宣布停运。业务收缩的同时也伴随着人员的调整。刘强东重返京东一线,强调“所有的战略回归成本、效率和体验”后不久,主导设计了“618”的徐雷辞任了京东集团CEO,财务出身的许冉接棒;双11刚过,又一老兵辛利军就从京东零售CEO的位子上退下来了,由许冉兼任。一把手们“动刀”高管毫不手软,更遑论裁员优化、末位淘汰。从刚刚发布的三季报来看,截至2023年9月30日,腾讯公司拥有员工105309名,环比上一季度增员806人,但相比去年三季度末的108836名减员4333人。截至2023年9月30日,阿里员工总数224955名,环比上一季度末减员3720名,相比去年同期减员18948名。不断聚焦主业、调整优化之后,结果直接体现在财报数据上是:营收稳定而利润超预期。从三季报来看,腾讯第三季度净利润增速39%,领先收入增速近30个百分点;阿里第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9%,非公认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较上一年增长19%;京东三季度营收增速放缓,但净利润增长率达到33%。不仅仅是互联网大厂在持续“降本增效”,这股风也传导到了其他行业。本月初,蔚来董事长李斌在《组织优化与两年优先事项》内部信中称,蔚来将开展“三个确保”和“两个提效”,“根据公司制定的组织与业务优化计划,具体调整会在11月完成”,其中对于提效,三年内不提升财务表现的项目,将被推迟和削减,以确保公司的长期竞争力。互联网行业分析师丁道师表示,横向对比来看,几乎国内主要的互联网企业,对于投资布局、发展新业务都变得更为谨慎了一些,这正是大环境的整体变化。至于什么时候恢复,现在还没有一个时间表。结合腾讯、阿里、百度、华为布局大模型来看,未来总体趋势是,大厂会谨慎地寻找好机会,适时地出击,如果出现新的火热赛道,大厂们也会布局,但任何一家大公司都很难再像几年前一样大刀阔斧,动辄花几百亿来发力新业务,或同时投入多家企业疯狂撒钱抢夺市场了。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