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杉杉夺权大战落幕,神秘人决定百亿遗产走向

时间:04-0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31

杉杉夺权大战落幕,神秘人决定百亿遗产走向

3月28日,据媒体报道上市公司杉杉股份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郑永刚之子郑驹正式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纷纷扰扰的杉杉夺权之争似乎也告一段落。由于今年2月,杉杉的创始人郑永刚突发心脏病去世,百亿上市公司的接班人以及股权归属一时成为焦点。3月23日,杉杉股份公告显示,选举郑永刚长子郑驹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但随后有多家媒体报道称,郑永刚妻子也就是郑驹的后妈周婷冲到了股东大会现场,直指董事长选举是违规,声明自己基于继承关系,应该是杉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虽然杉杉股份26日为此发布说明公告,再次确认了郑驹当选的事实。但是这场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的豪门宫斗戏,直接引发了上交所给杉杉下发了监管工作函。有自媒体指出,在发生争议的一周时间里,杉杉顺利完成工商法人变更,源于有神秘人物成功劝退了周婷。究竟是什么人可以让这场家族恩怨得以在短时间内收场?作为浙商的前辈,郑永刚一手创立的杉杉又为什么被称为披着“羊皮”的投行呢?长子VS后妈,遗产归属孰是孰非?在一次采访中,郑永刚说,马云、郭广昌看到自己都要喊一声前辈。在浙江商人的圈子里,郑永刚毫无疑问是浙江商人中的先驱者,1989年,31岁的郑永刚接手了正在亏损的宁波甬港服装厂,后来创立了西服品牌杉杉。两年后,郑永刚在央视上了国内第一条服装广告,广告语是:杉杉牌西服,不要太潇洒。一年后,杉杉靠西装做成了国内最大的服装企业。1996年,杉杉上市,成为中国服装行业上市第一股。据2022年中国富豪500强名单,郑永刚以305.8亿元的身价,排名第144位。后来的杉杉又经历了两次转型,到了现在,横跨多个领域,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商业帝国。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么一个大型上市公司为什么会出现接班人争议呢?虽然郑永刚的去世事发突然,也没有留下任何关于遗产归属的遗嘱。但是郑永刚曾经在公开场合明确的说过:我就是个农民,我的理念是,儿子生在我家就应该他继承。但是问题是,郑永刚不止一个儿子。据说他的现任妻子周婷就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郑永刚的现任妻子周婷这位周婷是一位85后,杭州人,年龄比郑永刚小了三十岁。浙江大学的新闻学硕士,2007年进入上海电视台工作,陆续主持了多档财经节目,2013年起,担任第一财经频道晚间主新闻《财经夜行线》的主播工作,当时用的名字叫“慰笛”。因为工作关系,周婷有机会采访多位马云、郭广昌等知名商界大佬。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两会期间,周婷主持第一财经频道两会专题报道《两会笛声》系列,郑永刚成为节目嘉宾,而在2017年两人就宣布正式结婚。婚后周婷变成了全职太太,主要工作就是带孩子,不参与杉杉公司的实际工作。杉杉集团现任董事长郑驹而对于现任杉杉的董事长郑驹而言,他的企业继承权得来的也很顺理成章。因为他是郑永刚和前妻的大儿子。1991年出生,从高中就被郑永刚送去英国留学。郑永刚曾表示,儿子在英国生活艰苦朴素,“不买车不买房,平时出行都乘地铁。”回国之后,郑驹直接进入杉杉集团工作。2015年就出任了杉杉控股的总裁,负责投资、医疗、旅游等多项业务,其中也包括杉杉锂电池业务的监测管理,已经在杉杉企业里历练,郑驹的地位似乎稳固,但有细心的媒体发现真正决定这场争斗的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存在。神秘人物决定股份走向杉杉股份2022年三季报显示,前十大股东中占比最大的是一家名为宁波青刚投资有限公司的公司,其持有杉杉控股44.55%股权,为单一最大股东。而这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当然是郑永刚,他出资1.53亿元持股51%,而另一名自然人股东的名字是周继青出资1.47亿元,持股49%,同时周继青还担任宁波青刚监事。作为在杉杉内部仅次于郑永刚的自然人股东,对于这场股东争斗,她自然有具有举足轻重的发言权。但周继青是谁呢?有一名接近杉杉股份人士对媒体记者表示,周继青正是郑永刚前妻,也即是杉杉股份现任董事长郑驹的亲生母亲。有媒体继续深挖周继青与郑驹也有商业上的合作。周继青旗下有四家公司,其中两家与郑永刚持股开办。另一家与郑氏家族的郑斌合作持股。至此这一场争斗的结局已经明了。在最后的杉杉董事长的人选问题上,仅次于郑永刚杉杉股东周继青显然会导向郑驹。需要注意的是,郑驹作为郑永刚的接班人,在杉杉系公司任职多年,颇有号召力,公司内部元老也更侧重于郑驹。另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2月12日杉杉公布的郑永刚治丧委员会名单。郑驹担任了治丧委员会的主席。但是周婷作为郑永刚的遗孀,名字竟然在最后一个,并且还是用的担任主持人时候的名字“慰笛”。更有意思的是,这份名单写明了是按照姓氏笔画排序,如果使用周婷的本名,名字显然不会排在最后。这个不经意的安排或许也成了周婷上阵索要集团实际控制权的导火索。如果没有遗嘱的话,根据《民法典》中关于遗产继承条款,周婷和她的子女毫无疑问应该是郑永刚遗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股权和遗产,根据相关规定应该由配偶和所有的子女平分,周婷所得的份额也不少。然而现在杉杉的格局是青刚的最大股东就是郑永刚的前妻周继青,青刚又是杉杉的最大单一股东,所以身为新董事长的郑驹虽然分到手的股份不多,但是由于母亲所占的股份很高,再加上他之前在杉杉的工作经历,显然对公司有最大的影响力。眼见董事长选举结果,郑驹直接当选接班人。或许是想到治丧委员会上的排名,周婷才上演了对董事长选举后的一幕,所以后来她的实际目标也并非董事长的位置,猜测最多是要再争取多分一点杉杉的股权。然而3月28日的法人变更之后,周婷却立刻在媒体上销声匿迹了。有自媒体猜测,作为前妻的周继青和现任董事长郑驹说不定已经给了这位前任董事长妻子一个台阶下,双方达成了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毕竟再闹,杉杉的股价跌得很大家就都捞不着好处了。披着羊皮的投行,新掌门带领下的杉杉将如何抉择?30年做服装,还不如投资。同是宁波的雅戈尔老板李如成曾经道出了宁波企业转型的初衷。而它和杉杉也被并称为披着 “羊皮”的投行。2014年服装零售量首次出现负增长。不少浙江已经意识到零售业的风口已经过去,而郑永刚的危机意识可能来的更早。早在2002年底,杉杉就开始投资了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项目。2006年,杉杉股份以1.8亿元收购了宁波商业银行1.79亿股股权,占宁波商业银行注册资本的8.73%。除了上游产业和金融,杉杉股份开始关注下游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于2011年1月成立宁波航天杉杉电动汽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开始布局研究部署新能源汽车产业。多路投资的杉杉财报也是蒸蒸日上,2022年1-9月,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9.63亿元,同比增长47.10%,公司核心主业锂电池负极材料和偏光片业务保持稳健增长。得益于锂电池业务的高景气度,负极材料需求也随之增长。杉杉的主营业务锂电材料方面也成为盈利大头,行业数据显示,杉杉股份的负极材料出货量排名全球第二,人造石墨出货量排名全球第一。在杉杉企业2023年度经济工作会上郑永刚对杉杉系旗下的杉金光电、杉杉负极、永杉锂业三家企业提出的要求中,都分别提到了,“继续加快扩大规模,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定下的未来目标也是 “要举全杉杉之力,支持推动负极材料的发展,真正成为行业内绝对领先的负极材料龙头企业。”因为身体原因,郑永刚之前也曾希望退居幕后,将精力更多聚焦于杉杉控股公司的业务布局上。但2020年底,时年62岁的郑永刚再度出山,执掌杉杉股份。主要是因为当年杉杉股份业绩出现下降,净利润约1.38亿元,同比下降48.85%。在郑永刚的强力指挥下,之后的杉杉股份明确专注主营业务,开始剥离正极材料、电解液以及其他非核心业务。就在郑永刚突然去世前不久,杉杉控股和中静系之间关于徽商银行股权转让纠纷事宜已显示将进入二审环节。杉杉控股的主营业务负极材料石墨化自给率还需提升,未来急需降低成本,释放产能。从郑永刚生前的布局来看,2023年无疑是杉杉主营业务爬坡的关键一年。他的离世无疑给这个百亿商业帝国的未来带来巨大变数。而郑驹接手的杉杉不仅有着上百亿的资产,也有着不小的行业挑战。参考资料1、郑永刚离世后的杉杉股份:主业板块正处爬坡关键期,百亿帝国接班人如何抉择?新浪财经2、400亿杉杉帝国陷入争产风波,猎云网3、杉杉郑永刚遗产纠纷,三个悬念,一个必然,无冕财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